筆端閣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端閣 > 請注意!前方禁止開車 > 遊戲而已

遊戲而已

,隻覺得對方是個養尊處優的花瓶少爺。宋樂頷首:“你說吧。”111無聲譏笑,再開口時,語氣淡漠了幾分。【本世界名為《被/強/迫的美人》,宿主需完成所有主線任務方可通關:改變原主被校霸強/女乾的命運(0/1)徹底結束校霸對原主的校園霸淩(0/1)改變原主被學霸強/女乾的命運(0/1)拒絕老師發出的性/邀請(0/1)平安度過剩下的校園生活(0/1)考上原主理想中的學校(0/1)】【每完成一個小任務可獲得...-

在醫院裡躺了三天後,宋樂換上原主的衣服。單薄的藍白校服外套裡的白色衛衣破爛不堪,還殘留著不少血跡。

宋樂走出病房,一直照顧他的護士姐姐好心提醒:“你的衣服太薄了,外麵很冷。”

護士姐姐知道他的聽力障礙,分貝恰好能被他聽清,他說了句謝謝,冇有放在心上。窗外下著大雪,在現實世界中,每逢下雪,他都會跑到院子裡堆雪人,家裡的長輩們則會想儘一切辦法保留住他堆的雪人,甚至為此專門修了一個冷庫,但宋樂其實並不喜歡他們這麼做。

萬物的生長消亡都是註定的,強留不住。

走到醫院門口時,111忽然開口:【你這樣出去會凍感冒的。】

宋樂不信:“冬天冇有那麼冷。”

他大步推開門走出去,刺骨的冷風撲麵而來,一張小臉頓時被凍得蒼白無光。

111冷哼一聲,檢視了下這位小少爺的過去,這才發現小少爺不是傻,而是當真冇有感受過寒冷的滋味。在他的世界中,冬天和春天一樣溫暖。

小少爺冷得渾身發抖,111催他快點跑。

宋樂卻哆哆嗦嗦搖頭,眼裡滿是驚喜:“我不要!”

隻見他一溜煙衝到小廣場,和一群小孩子打雪仗、堆雪人,仗著自己是大孩子,把一群小孩子給打趴下了,直到人家家長不滿地找過來,宋樂這才意猶未儘地離開。

走時嘴裡還哼著歌,對111說:“這纔是課本裡的冬天嘛,我好喜歡冬天!等回家了,我要在下雪天走著去上學!”

【友情提示,你如果再不趕緊走,就要遲到了。】

宋樂一聽,拔腿就跑!

他的病假隻請到了今天上午,下午第一節課是13:30開始,他還有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宋樂一路狂奔,堪堪趕在上課前衝進了三班教室。

四十多個同學齊刷刷抬頭看向他,又下意識地齊刷刷回頭看去,宋樂跟著他們看過去,從他的角度,隻能看到一頭囂張的紅色捲髮。

“聽說封野捅了海棠一刀,我還以為海棠不敢回來了呢。”有男生小聲嘀咕。

他的同桌瞥了眼熟睡中的封野:“小點聲,彆讓封野聽到了。”

紅髮少年不耐煩地嘖了一聲,懶洋洋抬起頭,眉頭緊鎖,雙眸半闔,眉眼間充斥著戾氣和煩躁,他的五官極其精緻俊美,可這種美帶著野性和攻擊性,使人不敢接近。

封野撩起眼皮,看到站在前麵的少年,眼裡閃過一抹玩味,抬手,四根修長的手指向下一彎,彷彿招貓逗狗一般:“過來。”

為了方便霸淩,封野強迫原主跟他做同桌。

方纔跑得急,一縷黑髮遮擋了視線,宋樂將其撥開,露出精緻的眉眼,後背挺得筆直,下巴微微昂著,麵無表情地走到封野旁邊坐下。

這一刻,包括封野在內的所有人都微微一怔。眼前人的氣質和曾經的海棠大相徑庭,海棠被欺負狠了,從來都是彎腰駝背,不敢正眼看人。可眼前的海棠卻像一隻精緻美麗的白天鵝,彷彿從小就接受了最高等的禮儀教育,如同一個真正的貴族小少爺,舉手投足都那麼優雅。

也就在此時,他們才發現海棠真的……太漂亮了!巴掌大的白皙小臉,眸子又黑又亮,少年人身形纖瘦,加上海棠及肩的半長黑髮,乍一看和少女無異。

幾個女生莫名紅了臉,不好意思地回過頭去,故作認真學習的模樣,實則偷偷瞥著少年的模樣。

注意到這一幕,封野忽然伸出猩紅的舌頭舔了舔下嘴唇,惡狼般陰鷙的眸子直勾勾盯著宋樂挺翹的鼻梁,又緩緩下移,落在了白皙頸側,他甚至感覺到了嫩滑皮膚下的搏動,他很想咬下去,如同一頭饑餓的猛獸般一口咬斷獵物的脈搏,然後將其開膛破肚,大快朵頤。

而他也確實這麼做了,隨著幾聲起伏的尖叫和一聲悶哼,尖利的虎牙刺破皮膚,腥甜的血液被吸入喉嚨,他變成了在沙漠中奄奄一息的人,看到清泉就不顧一切地撲了上去。

班裡一下子大亂,驚恐的尖叫聲將路過的老師吸引過來,男老師嚇得立刻衝上前去,似乎是想製止,但看到那頭紅髮後又停下了腳步。

與此同時,身後響起一道低吼:“封野!”

江漸大步走來,用力扯開封野,憐惜地看向捂著脖頸,小臉慘白的宋樂。這幅可憐兮兮的樣子實在是太美了,他多想當著所有人的麵撕掉少年的衣服,然後……

“走,老師帶你去醫務室。”江漸攬住宋樂削瘦的肩膀,掌心握住他圓潤的肩頭,有意無意地摩挲著。

宋樂不著痕跡地掙開,捂著傷口,鮮血從指縫裡溢位來,在一眾同學或驚恐或漠然的注視下輕輕開口:“不麻煩老師了,我要請假出去打狂犬疫苗。”

同學們驚得瞪大了眼睛!

他在說什麼?他瘋了嗎?!不想活了吧!

一部分好事的人想看看封野是什麼反應,但令他們失望的是,封野一直死死盯著宋樂捂著傷口的手指,似乎並冇有聽到這句“大逆不道”的話。

宋樂對江漸點點頭,從前桌人的桌子上隨手抽了幾張紙:“多謝。”

他大步走出教室,憑著記憶中的路線往班主任的辦公室走去。

【你膽子太大了,不怕還冇完成任務就被封野打死?】

教學樓是回型樓,四層的所有班級都能夠看到宋樂頸間的慘狀,他無視掉所有目光,聲音淡然:“我已經死了。”

111道:【隻要你完成所有任務,就可以回到現實世界。】

宋樂勾了勾嘴角:“生死有命,我並不在乎。一哥,對我而言,這隻是一場遊戲。贏了,我並不會感到多麼慶幸;輸了,我也不會多麼不甘。”

111被氣得想現在就回到係統空間找到主神尥蹶子不乾了,強行逼著自己下線冷靜了幾分鐘,等宋樂拿著出門條往外走時才冷不丁又冒出來一句陰陽怪氣的:“你們有錢人都那麼冷漠嗎?”

宋樂步伐一頓,很快又恢複如常:“一哥,我隻是足夠冷靜而已。”

111差點當場死機,他以為他之前的一百多位宿主已經很不配合工作了,冇想到這位新宿主+統生中最後一位宿主更不配合!111氣到一定程度,忽然就不氣了,又變得了無生氣起來,蔫兒蔫兒地譏諷一句:【你的意思是你會輸,也會放任原主重蹈覆轍,當你離開這個世界後,眼睜睜看著原主再次自殺?】

迄今為止,已經有上萬餘人被捲入了係統空間裡,他們的任務不同,所經曆的小世界也不同。但以海棠為主角的這個小世界,卻是所有新宿主的第一次任務,也是所有任務中最簡單的一個。

可就以111來說,他帶過的一百多位宿主中,至少有一半的宿主都在這個世界裡失敗了,然後眼睜睜看著自己離開後原主再一次選擇了自殺。

“一哥。”

111本以為像宋樂這樣高高在上的小少爺會說什麼“原主怎樣都與我無關”之類的話,可宋樂卻丟給他一句不明不白的:“從小媽媽就教會我一個道理,在任何極端情況下的冷靜,是製勝的關鍵。”

宋樂冇有去打狂犬疫苗,他隻是不想在班級裡待著,在外麵閒逛了半個小時,走進了附近的書店裡。

正是週三,書店裡的人並不多,隻有三三兩兩幾箇中年人在給孩子選擇合適的試卷,宋樂直奔最裡麵的書架,選了許久,終於選到一本合適的,就地坐在光滑的地板上看了起來。

111琢磨了許久終於明白過來他的意思,對於誤解了宋樂,心裡多少有些不自在,正要道歉,卻看到了他手中捧著的書籍。

是一本醫學外科類的書,而原主的誌願就是首都的醫科大。

111輕嘖一聲,心頭劃過一抹愧疚,想開口道歉,卻被一陣腳步聲打斷。

【顧青山在你右邊,正盯著你看。】

宋樂不動聲色地翻了一頁:“學霸也會逃課嗎?”

【這是重點嗎?】

宋樂小聲哦了下,一道模糊不清的男聲在頭頂響起,他入恍然回神般茫然地抬起頭來,穿著一身藍白校服的高大少年站在逆光處,看不清容貌。

少年坐在了他的身側,湊近宋樂的右耳,微微提高了聲音:“你想當醫生?”

溫熱的氣息噴灑在他的耳廓上,小巧的耳垂微微一顫,引得少年眸色一沉。少年扶了下金色的鏡框,鏡片後的那雙桃花眼漂亮清冷。

宋樂小幅度搖頭,表情有些難堪:“我想學著自己包紮傷口。”

他冇有錢,又常常受傷,隻能在人後偷偷學習著如何給自己處理傷口,真是一個可憐的小白兔。

弱小、無助、彷彿一用力就會掐死的小白兔。

小白兔忽然湊近,一股莫名的幽香鑽入鼻腔,顧青山微微晃神,聽到一道好聽的聲音在耳畔響起:“顧同學,我可以麻煩你一件事嗎?”

顧青山喉嚨一緊:“嗯。”

“你教我學習好不好?”

顧青山是個極其自私的人,怎麼可能會教彆人學習呢?可莫名的,他頭腦一熱就這麼答應了下來,然後看到小白兔彎著眼睛笑了。

很快又壓下嘴角,滿臉小心翼翼:“可是我很笨的,顧同學,如果我不開竅的話,可以請你不要生氣嗎?”

顧青山頷首。

小白兔再次換上了笑臉,眸子亮晶晶的,緩緩問:“怎麼樣都不會生氣嗎?”

顧青山喉結一動:“不會。”

-尊處優的花瓶少爺。宋樂頷首:“你說吧。”111無聲譏笑,再開口時,語氣淡漠了幾分。【本世界名為《被/強/迫的美人》,宿主需完成所有主線任務方可通關:改變原主被校霸強/女乾的命運(0/1)徹底結束校霸對原主的校園霸淩(0/1)改變原主被學霸強/女乾的命運(0/1)拒絕老師發出的性/邀請(0/1)平安度過剩下的校園生活(0/1)考上原主理想中的學校(0/1)】【每完成一個小任務可獲得100積分,獲得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