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端閣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端閣 > 微微如風 > 開學

開學

看了一下時間已經中午了,清禾高中大部分都是本地人離家近,所以幾乎都不住宿,單微出了小門看到陳伯的車已經在學校門口等著了,坐上車回到北山園。回到家就看到路母坐在沙發上看手機,見她回來了便問:“今天學校適應嗎?”單微淡淡回到:“嗯,還不錯,環境很好。”路母說:“是肯定比水縣這種小地方好多了,功課記得溫習,彆到時候跟不上。”單微說:“好的”回到房間,打開手機果不其然看到許可可發的訊息問“微微你們學校咋樣...-

燥熱的夏天,氣候乾燥。

單微坐上了通往江市的車

陳伯邊開邊說到:“小姐北山園快到了老爺夫人肯定都很想你”。

單微笑了笑說:“知道了陳伯”。

陳伯往後視鏡看了眼小姐乖巧的模樣心想小姐也是個命苦的,本來可以在老宅安安靜靜長大確因為身體不好送回鄉下一個人讀書調養。

可坐在後麵的單微可不這麼想,她想安安靜靜回到水縣這個小地方,水縣冇有父母的爭吵,冇有枯燥的規矩。雖然父母對她冷淡但是吃穿住用還是冇有安排的苛待。

可是當時路母當時說:“水縣能有什麼好高中,一個小縣城高中能是什麼樣的,讓你在那養養病你不會真以為一輩子都不回來了。”

單微輕柔說:“媽媽水縣高中很好的,環境也很優美,老師也很認真負責的,水縣一中這個高中教育和師資水平都不錯的。”

路母說:“再好能跟江市清禾高中比嗎,讓你去水縣養養身子,你就忘了江市纔是你該呆的地方,教你的那些規矩,你不會也都忘了。”路母說到

單微緩緩說到:“好”

汽車飛馳著,北山園馬上到了,一路上單微默不作聲直到到達門口,單微表情從淡然變為溫柔乖巧。

一進門就看到坐在沙發上的路母,路母說:“微微終於回來了,兩天後清禾高中就開學了,報道的東西都準備好,房間也給你又收拾了一下。”看單微乖乖說了句知道了媽媽,路母才笑了下。

單微提著行李回到了房間,乖巧的表情也慢慢變為了淡然冷漠,坐到床上打開了一個上午冇看的手機,看到手機好幾條關於許可可的訊息。

許可可:微微,微微,你已經在回江市的路上了嗎?

許可可:微微,微微可千萬彆忘了你在水縣還有個閨蜜

許可可:怎麼不回我資訊啊單微微。好,我知道了,你已經忘了有我這個閨蜜了

單微看了許可可這個活寶淺笑了一下回到:到啦,前麵冇看手機,我可不會忘了你。許可可秒回:算你識相,記得多回來看看你的可可寶貝。單微回到:好。

過了一會,保姆敲門說到小姐該下來吃晚飯了,單微說了聲知道了,然後放下手機,推開門走下樓。

樓下的單父看到單微說:“最近身體怎麼樣。”

單微說:“爸爸身體現在好多了。”

單父回道:“那就好,吃好飯記得多注意休息”

單微說:“知道了爸爸”

吃好晚飯回到房間單微又跟許可可聊了幾句便洗漱睡覺了。

時間過得很快,兩天馬上過去,轉眼變到了清禾高中開學的日子了,單微早起洗漱好背上路母給她準備的白色書包便坐上車準備前往青禾高中。

高中清禾高中,江市最好的高中,來這讀書的學生不是非富即貴,就是成績拔尖。單微之前查過清禾高中,就算是他在水縣拔高的成績在清禾高中也隻能算中等偏上。

過了一會陳伯對單微說:“小姐我們到了”

單微大開車門看了一眼,學校黑色的鐵欄上爬山虎開的枝繁葉茂走進校園入眼的便是兩排香樟樹,蟬躲在香樟樹上不知疲倦的鳴叫著。

單微第一感覺就是校園環境很舒適,單微慢慢按照班級走到教室,教室裡熱熱鬨鬨,不少學生已經很快地熟悉起來,有一些從同學之前認識開始追逐打鬨和一些同學開始慢慢適應。

從單微進教室門便有些同學默默看她,單微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一下,對於熱鬨的環境和目光有些不適應,不理解為什麼人和人為什麼這麼快能聊上天。當初和許可可認識很久才慢慢相熟。

不過要是許可可在現場絕對會說什麼叫慢慢相熟,明明是我主動很久。許可可屬於典型的顏狗,第一眼見到單微就被吸引了,高馬尾,巴掌臉皮膚白皙配上那雙狐狸眼,許可可心想怎麼會有人這麼長到我的審美上,初中慢慢過去單微越長越美,尤其是那雙狐狸眼越來越勾人,許可可有時候見到單微都會說:“我的妲己,大王來了”

過了一會老師來了,示意大家安靜一下隨後說到“自我介紹一下,我姓王,以後你們可以叫我王老師,來到這個班裡,我們隻有一個共同的目標好好學習,我不管你們以前怎麼樣,都聽到了嗎?”王老師說完,底下的同學都齊整地說:“聽到了”

好了,我現在開始點名“李斯”

“到”

“賈悅”

“到”

張浩”

“到”

…“沈清堯,沈清堯,沈清堯同學呢”王老師說到底下開始竊竊私語“沈清堯是不是那個江市奧林匹克數學賽拿金獎的,那個很帥成績又好的”

“對應該就是那個我都冇想過我能和他一個班”李斯大聲說到“老師,我堯哥今天請假,他有事呢”王老師說:“好吧,記得幫他帶一下書和校服。”李斯說到:“冇問題”

單微等到發書結束和王老師說好複習事項和領好校服,春季夏季冬季校服各兩套,一共六套。單微看了一下時間已經中午了,清禾高中大部分都是本地人離家近,所以幾乎都不住宿,單微出了小門看到陳伯的車已經在學校門口等著了,坐上車回到北山園。

回到家就看到路母坐在沙發上看手機,見她回來了便問:“今天學校適應嗎?”單微淡淡回到:“嗯,還不錯,環境很好。”路母說:“是肯定比水縣這種小地方好多了,功課記得溫習,彆到時候跟不上。”單微說:“好的”

回到房間,打開手機果不其然看到許可可發的訊息問“微微你們學校咋樣,我們學校累死了,開學第一天就佈置作業,我都想不到我以後生活得多難”單微看到訊息笑了笑“我們還行就溫習一下”

聊了一會,單微纔開始溫習,到了晚上單微躺到床上想了想溫習的東西便睡了過去,等到第二天單微在家已經把語數英三門書內容都過了一遍,到了晚上單父和沈母都不在家,廚師正好今天有事,便下樓準備一會兒隨便找個地方解決一下晚飯,單微看了一下最近的餐館隻有福季餐館點評比較高。

等到單微到了之後,選好座位邊和許可可聊天邊等餐,過了一會,一陣嬉笑聲從門口傳來,單微抬頭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四個少年迎著微風走了進來找好位置,顏值高到還有幾個桌的女生都在偷偷看,選的位置正好坐在單微前麵。

老闆走了過去說“還是老樣子?”

季斯說“對”

單微記憶力比較好看出了裡麵有個男生似乎是他的同班同學好像叫什麼季斯心裡剛想著就見季斯說到:“西逾你知不知道昨天堯哥直接曠課,全靠我打掩護。”

他旁邊的男生笑著說到“我們認識這麼久了,你還不熟悉阿堯,第一天不曠課這還是他嗎”

季斯回“也是,唉心裡不平衡啊,我可是聽這個班主任唸叨了一個上午,煩都煩死了”

沈清堯說到“這就煩了,放心,以後會更煩。”

季斯仰天一說“人難做啊”

單微不由的淡笑了一下,抬頭一看前麵沈清堯像是感受到什麼般,直直的朝她看過來,沈清堯有著一雙冷漠無情的桃花眼和單微直接對上,單微看了兩眼便收回了目光,低下頭繼續吃飯,心裡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等到單微吃好飯買單準備走的時候,臨走前又看了沈清堯兩眼心想第一次遇到長在她點上的男生,這直勾勾的視線讓沈清堯不注意到都難,於是抬頭準備看一眼,隻看到一個人從他旁邊往前行走了。

季斯抬頭的時候看見沈清堯發呆問“堯哥,你怎麼不吃飯啊,飯都涼了”

沈清堯旁邊的時景欲說到“魂被勾走了應該”

沈清堯說“你魂纔沒了會不會說話時景欲”

單微回到家洗漱好躺在床上想了想第一次“遇到長在她點上的男生,不管是身高還是容貌就是不知道彆的地方怎麼樣”便睡了過去

-倦的鳴叫著。單微第一感覺就是校園環境很舒適,單微慢慢按照班級走到教室,教室裡熱熱鬨鬨,不少學生已經很快地熟悉起來,有一些從同學之前認識開始追逐打鬨和一些同學開始慢慢適應。從單微進教室門便有些同學默默看她,單微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一下,對於熱鬨的環境和目光有些不適應,不理解為什麼人和人為什麼這麼快能聊上天。當初和許可可認識很久才慢慢相熟。不過要是許可可在現場絕對會說什麼叫慢慢相熟,明明是我主動很久。許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