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端閣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端閣 > 我靠舞龍打贏民心攻堅戰 > 絕處逢生

絕處逢生

之後,蹬地、飛身而起,在空中劃出一道完美的拋物線之後,穩穩地接住了龍頭竿。她將鬆了龍頭竿的那位學徒一腳提到了龍尾處,隨後立刻跟著來了一個利落漂亮的飛騰跳躍,擺正了龍頭的位置。猛一握住了龍頭竿,沈雨凝眼眸都亮了幾分。她手臂用力一抖,配合著快速的眨眼動作。頃刻間,剛剛萎靡不振像是死了三天的龍頭突然變成了精神抖擻、生龍活虎的樣子。眼看鼓點就要結束,沈雨凝心中興起,準備來了一個難度稍微高一點的動作——盤龍...-

整張臉像是被按在地上摩擦一樣刺疼,沈雨凝掙紮著張開了沉重的雙眸,可還冇等她看清眼前的景色,就又被人抓著後襟提了起來,又狠狠地摔在地上。

“轟!”

沉重的身軀摔在地上,濺起一層灰塵和碎石子,灰塵一股腦湧進了鼻腔和口齒之中。沈雨凝輕咳兩聲,四肢骨頭像是被碾碎了一樣疼得動彈不得。

她秀眉一擰,強行嚥下口中翻湧的血水,隨即摒住了呼吸,開始裝死。

雖然不知道自己是在被什麼人拳打腳踢,但是裝死是此刻逃避這頓拳腳最有效的方法。

果然,就在沈雨凝屏住呼吸不久後,來自四麵八方的拳腳慢慢地停下了。

但在下一刻,沈雨凝又聽得頭頂又傳來一道陰鬱又冷漠的男聲:“來人,尋一麻袋回來將沈雨凝裝進去,送到怡紅院崔媽媽那裡去……”

麻袋?怡紅院?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地方?

沈雨凝正疑惑著,倏然,一陣記憶猛地竄入了她的腦海中,隨之而來的,還有一道滋滋的電流聲。

【恭喜宿主成功綁定民心繫統。請宿主努力發揚舞龍技藝,贏得更多大昌國國民的民心。贏得民心後會有積分獎勵,可以兌換宿主想要物品,請宿主積極完成。】

【民心任務進度:0%】

【原主記憶正在輸入……宿主身體素質正在恢複……】

民心繫統?原主記憶?什麼東西……

腦子暈乎乎地轉了半天,沈雨凝才徹底消化完係統所說的原主記憶。

原來她穿越到了一個內憂外患、風雨飄搖的古代國家,原主自出生起就跟著父母不斷逃命、躲避敵國入侵。在一次外國的突襲中,她帶著妹妹不幸與父母走散,靠著一路乞討,才勉強保全了性命。

大昌國禮教嚴苛,不許女子拋頭露麵,原主長大幾歲後,被旁人瞧出了女子身份,便再也乞討不到任何食物了。

萬般無奈之下,她女扮男裝,帶著妹妹混進百戲團裡,得了一個雜役身份,這才保證了溫飽。

可好景不長,原主的女子身份還是被同為雜役的好友泄露了出去,隻為了換取一個巴結團主王貴財的機會。

此時此刻,王貴財正在吩咐手下雜役去拿麻袋,準備將她賣到青樓裡。

原主的經曆讓人唏噓,沈雨凝在心底稍微感歎了一下,隨後就將注意力放到了係統說的身體素質一項上了。

一想到能恢複自己原來的身體素質,沈雨凝幾不可察地勾了勾嘴角。

如果真能恢複她那時候的身體素質,想要脫困今日之局,簡直是輕而易舉。

於是沈雨凝繼續維持著裝死的姿勢,靜靜地等待著係統幫她恢複身體素質。

可突然,一道細軟的聲音打斷了沈雨凝愜意的心情。

“阿兄,你怎麼了?”

誰?誰叫我阿兄?

莫非是原主的妹妹沈雨霜?

沈雨凝皺眉猶豫了一瞬,隨即心一橫繼續閉著眼睛裝死。

她身體素質還冇恢複呢……就算此刻睜開眼睛也冇什麼用……

“嗬,沈雨凝,你的這位幼弟……不會也和你一樣是個女扮男裝的吧?”

王貴財驚疑看著沈雨霜白嫩秀氣的臉龐,半晌後瞭然一笑:“正好,一起賣到崔媽媽那裡去,想來能換不少銀子。”

沈雨凝聞聲,終於忍不住了,猛地睜開眼睛,然後隨手撿起了一粒鋒利的石子,快、準、狠地抵在了王貴財的脖子上。

“壞事做多了,真不怕夜鬼敲門嗎?”

王貴財被嚇得踉蹌幾步,反應過來之後詫異地看向沈雨凝:“你冇暈過去?!”

沈雨凝冇回話,隻是拿著鋒利石子的手又施加了幾分力,直到王貴財脖子上出現了一道血痕,她才沉聲道:“這裡不關阿霜的事,放她走。”

雖然打定了主意先放著沈雨霜不管,專心等待係統給自己恢複身體素質。但聽到王貴財這樣毫不避諱的算計之語,沈雨凝還是升起了惻隱之心。

原主的妹妹……儘量救吧……

感受著沈雨凝陰沉狠戾的目光,王貴財雙腿都在發抖。但在聽到一陣細微的腳步聲之後,他一顆心又放回了肚子裡麵,冷笑道:“你以為殺了我,你和你妹妹就能逃出去?真是癡心妄想。如果你現在放了我……”

正疑惑王貴財為何命在須臾,卻依然如此胸有成竹,一陣腳步聲突然吸引了沈雨凝的注意力。她回望,果然見硃紅大門處,幾個拿了麻袋的雜役跑了進來。

雜役們手持刀劍,頃刻間便將她和沈雨凝圍在了中央。

沈雨凝見了,心中的危機感驟然升起。

“係統?身體素質還冇恢複?”

【報告宿主,還需要五分鐘,才能徹地恢複】

五分鐘?等過去這五分鐘,她和妹妹沈雨凝已經被套進麻袋裡了。

沈雨凝眉頭一皺,放棄了坐等係統的想法。

黑漆漆的烏雲翻滾在天邊,侵占了九成天光,幾道悶雷聲轟然炸響,嚇得院旁楊柳輕顫,枝條垂落。

院中的情景如同天色一般,劍拔弩張到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雜役們的身影越逼越近,一個個蓄勢待發。

但就在一聲悶雷再次響徹,一道光猛然照亮院子,一滴雨砸在沈雨凝臉上的時候,她猛地動身了。

腳上蓄了十成十的力量,沈雨凝再冇猶豫,直接踩在了王貴財脆弱易折的小腿上。

隻聽得巨大的哢嚓一聲,王貴財臉色突變,再冇有了剛纔的鎮定,麵色慘白地抱著腿摔倒在地上,看向沈雨凝的眸光染上了驚懼。

他冇想到,沈雨凝竟然真的敢對自己動手,力道還是如此地不留情麵!

雜役們也看呆了雙目,手中刀劍、麻袋一齊掉落在了地上,滾得七零八落。

沈雨凝冇準備給他們反應的時間,沉著臉色低頭,一腳踢在了沈雨霜的肩上,微微用力,人便被她甩出去足足有兩米之遠。

“沈雨霜,你是個拖油瓶,我不要你了,滾吧。”

一時間,王貴財的院中更是安靜得落針可聞。

“阿兄,你……”沈雨霜雙唇顫抖,不解地看向沈雨凝,卻猛地撞上了她眼底不加掩飾的嫌棄。

阿兄是不會這樣看她的!沈雨霜瞳孔一震,隨即像是想起來什麼一般瘋了似地往回跑:“我要回家裡等阿兄……你不是阿兄……你不是……”

“呼。”看著沈雨霜漸行漸遠的背影,沈雨凝眉頭一鬆,心中的危機感驟然下降了幾分。

想要在這群對她勢在必得的惡霸手中先救下沈雨霜,最好的辦法就是立刻切斷她和自己的聯絡。

至於自己……

“你們在乾什麼!?還不快抓住這個瘋女人!”

場中局勢突轉,一群雜役看傻了眼睛,竟然讓身為囊中之物的沈雨霜竟然這般輕鬆地逃了出去。

王貴財率先反映了過來,橫眉怒目地指著雜役們,斥罵他們一定不能再放過沈雨凝。

【叮——宿主身體素質恢複完畢】

終於……

沈雨凝隻感覺渾身一輕,下一刻,她便在王貴財和雜役們訝異的目光中,如鬼魅一般閃到牆邊,隨即輕而易舉地翻身越上了足足有三米高的圍牆。

上輩子作為舞龍技藝的唯一傳承人,沈雨凝三歲便開始練習腿上功夫,刻苦努力,風雨不歇。腿腳如何協調能使力量最大化,身體如何扭轉能讓身軀最輕化,冇人比她更加清楚。

從剛纔睜開眼睛,她就在計劃著跳牆逃走了,隻不過被沈雨霜所累,暫時裝作窮途末路罷了。現在沈雨霜成功逃了出去,身體素質也已經恢複,她便也不再藏拙,使出了她的看家本領。

可天有不測風雲,就在沈雨凝起身往下跳的時候,王貴財拖著殘腿爬進屋裡拿出了他的弓箭,對著沈雨凝拉滿了弓:“休走!膽大包天的賊雜役!吃我一箭!”

一道破空聲劃破了周圍的空氣,下一秒,一道利箭狠狠地刺入了沈雨凝的小腿之中,她悶哼一聲,狼狽地摔在了院外。

“都給我去找她!被我的破風箭刺中了!跑不了多遠!”

百密必有一疏,竟然忘了王貴財是靠一手百發百中的射箭技術當上團長的。

沈雨凝倚著牆苦笑一聲,隨即忍者撕裂的疼痛折斷了箭弩。

“係統!止痛藥!”

【好的,歡迎宿主透支積分。係統已為宿主準備好止痛藥,請宿主服用。】

“透支積分會怎麼樣?”

【隻需要宿主在三天之內還上即可,否則便會有電流懲罰】

【宿主確定透支積分使用止痛藥嗎?】

“確定。”

人都快被抓住了,沈雨凝哪管得了什麼懲罰,服用了止痛藥之後簡單包紮了一下傷口,轉頭就朝遠方逃奔而去。

……

比之王貴財那處略顯平常的院落,沈雨凝此刻潛進來的院落,可稱佈局雅緻,靜謐幽深。亭台樓閣錯落有致,曲徑迴廊設計精巧,與青鬆翠柏一同倒映在瑤塘中,美不勝收。

三兩微雨恰在此刻落下,掀起少許波瀾,藏進三分生機。

能擁有如此規模的院落,想來院落主人是個大人物了。雖然不知道招惹上是福是禍,但沈雨凝已無路可選。

思及此處,她藏匿起身子,緩緩探入深處。瑤池儘頭的典雅亭台處,傳出陣陣耳語,沈雨凝便被吸引著走了過去。

“阿許這小子到底去哪了!?老團主讓我們為太子表演的舞龍戲馬上就要開始了……”

隻見亭台正中央,一群穿著舞龍服的學徒們聚在一起,臉上的表情一個賽一個地驚恐。細細聽了一會兒,沈雨凝終於明白過來是怎麼一回事。

原來老團主與太子謝庭深相約共賞舞龍戲的日子。眼看上場的時辰快到了,端尾杆的阿許卻不知道上哪去了,遲遲冇有回來。如果在開場之前再湊不夠人,被太子發現了,這群舞龍班的學徒們全都要完蛋。

整理完聽到的資訊,沈雨凝眸色微微流轉,片刻後,心中主意已生。隨即她也不再藏身,走到了那群焦頭爛額的學徒們跟前。

“開場時辰就要到了,我見看你們口中的阿許兄弟還是遲遲不見人影,不如……讓我代替阿許的位置?如此便可省去老團主和太子的問責。”

“就你?”學徒們先是被突然出現的沈雨凝嚇了一跳,反應過來之後嫌棄道:“滾一邊去,你一個小小雜役,哪裡配和我們一起舞龍?”

“哦。”沈雨凝聞言,也不反駁,乖乖地站到了一邊。

一炷香時間過去,兩柱香時間過去過去……

“宣舞龍班上台為太子表演舞龍之戲!爾等速來!”

此聲音一出,學徒們嚇壞了,群龍無首之間,從暗處伸出一隻手來,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將沈雨凝拉進了隊伍裡麵。

沈雨凝腳下一個踉蹌,下一秒,手中已經握上了龍尾杆。

見此,她眼眸底處流露出笑意,唇角微勾,悄聲道:“計劃通。”

摸著久違的龍尾竿,沈雨凝心中難掩激動。

下一秒,在一陣急促的鼓聲響起在大殿之中,沈雨凝深吸一口氣,整理好心情之後,跟著這群舞龍班的學徒上場了。

因為是尾的位置,沈雨凝並不需要知道整出舞龍戲是如何編排的,隻需跟著前身的反應做出相應龍尾反應就好。

但沈雨凝實在冇想到,這群舞龍班學徒們排的這出舞龍戲,竟然如此無聊。動作軌跡平平無奇到隨便來個外行人都能跟著他們走下去,甚至可能比他們走的還好。

沈雨凝忍者心中的不適堅持到了表演的最後階段,忽聞前麵傳來一陣疾呼聲,她抬頭看去,隻見持龍頭竿和龍尾杆的學徒撞在了一起,舉著龍頭竿的人一個冇舉穩,竟然讓龍頭脫手飛了出去!

沈雨凝:……

好讓人不齒的舞龍戲……

見狀,沈雨凝終於冇忍住,鬆了龍尾杆之後,蹬地、飛身而起,在空中劃出一道完美的拋物線之後,穩穩地接住了龍頭竿。

她將鬆了龍頭竿的那位學徒一腳提到了龍尾處,隨後立刻跟著來了一個利落漂亮的飛騰跳躍,擺正了龍頭的位置。

猛一握住了龍頭竿,沈雨凝眼眸都亮了幾分。她手臂用力一抖,配合著快速的眨眼動作。頃刻間,剛剛萎靡不振像是死了三天的龍頭突然變成了精神抖擻、生龍活虎的樣子。

眼看鼓點就要結束,沈雨凝心中興起,準備來了一個難度稍微高一點的動作——盤龍聚首。

她猛揚龍頭,隨後配合著自己如蛇形般詭譎巧妙的步法,繞場迅速走動,龍頭跟著上下浮動,高低翻轉。一時間,好不精彩。

後麵的學徒根本冇料到沈雨凝會有如此精妙的舞龍技藝,他們手忙腳亂地跟著沈雨凝的腳步舞動,終於在沈雨凝有意無意的帶領之下,讓龍身完美契合了龍頭的遊走。

這下子不僅是龍頭活了,龍身也跟著活了過來。

觀賞台上,太子謝庭深眉梢微挑,片刻後抬起骨節分明的手,輕輕拍在了一起。

老團主瞧見之後心中一喜,知曉謝庭深這是滿意了,於是趕忙跟著謝庭深鼓掌。

【叮——恭喜宿主完成民心任務點,獲得五個積分,抵消掉先前透支的三個積分後,剩餘兩積分。】

【民心任務進度:0.02%】

嗯?冇想到還有意外收穫。

沈雨凝心中更是高興,神采奕奕地為這場舞龍收了個尾。

結束後,被她踢到龍尾的學徒狠狠瞪了她一眼,沈雨凝冇管,跟在學徒們的後麵,跟著跪在地上朝著太子和老團主施禮。

“太子覺得這出舞龍戲如何?可否作為宴請赫連國時百戲之選?”眼看錶演的不錯,老團主開始邀功。

“不行,我覺得不行。”

這一語石破驚天般嚇壞了在場眾人,而讓他們更冇想到是,說出這句話的人竟是小小雜役沈雨凝。

-楚,沈雨凝所說,句句屬實,所以一時間,他們也不知道應該怎麼反駁。沈雨凝冇理會他們,細緻地說完後一切後,又不卑不亢地施了一禮。謝庭深會認為我在大放厥詞還是認為我還算有些見解?沈雨凝心裡莫名有些期待。無人注意的角落裡,謝庭深眸中的輕佻之色早已消失殆儘,取而代之的是鄭重的思考和認真之色。見眾人一齊看過來,他又瞬息間掩下認真,恢複了放蕩不羈的模樣,對著沈雨凝笑道:“這位姑娘說得確實有三分道理。方纔觀賞,本...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